麦门冬

基本不挑食
更新和cp随缘

【雷清】这都什么骚操作

雷狮(凹凸世界)x加州清光(刀剑乱舞)
审神者视角
cp混乱注意
新人写手,各位看官有意见尽管提

如果没问题
那么以下

====================


大家好,我是一名审神者。我的本丸最近出现了一些非常迷的状况。可能有点诡异,但请一定听我讲完。

十几天前的上午,我派遣加州清光率领第一部队前往阿津贺志山出阵,回来的时候清光一脸懵逼地递给我四颗小球,不怎么圆,配色还……
靠,元力之种。

……

什么玩意儿我不是在我本丸吗为什么会出现元力之种啊我靠!!!
我捧着四颗元力之种不知所措。要不……注入灵力试一下?
我小心翼翼地输进灵力,手里四个元力之种突然发出了令我无法直视的白光。
待白光减弱以后,面前好像多了四个人。我瞪大冒着白星的眼睛,努力辨认,好像是……雷狮海盗团。
我:?????
为首的雷狮扛着锤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这是哪里?”
我没敢接话。
结果雷狮大佬好像理解错了什么:“不想说是么。”他冷笑一声,一锤子砸下来,我吓得闭上眼两手抱头。然而锤子并没有砸到我头上,头顶传来“铛”的钢铁碰撞声。清光拔刀架住了雷狮的锤子,旁边的卡米尔、帕洛斯跟佩利已经摆出了攻击姿势。
我:!!!
我:停停停各位大佬别打架这儿我本丸!!
雷狮:本丸是什么地方?
清光:主公大人快走!
“想跑?”雷狮大锤一横想拦我,立刻被清光突刺在了手臂上。见雷狮受伤了,卡米尔突然向前突进,踢开了清光的刀刃,而清光灵敏地后退转身,劈开两个帕洛斯的影分身,又回身挡住了佩利打来的拳头。
得,彻底打起来了。

我溜不出去,又不敢掺和神仙打架,在旁边干站了半天,好在打斗声音太大,吸引来了以长谷部为首的几把刀剑,也加入了战斗。
等我众人都安抚下来,天都黑了,看着坐了一地的人,感觉其实拦住他们也不难,就是头冷。
关于海盗团四人是怎么过来的,我跟他们聊了很久也没闹明白,不如说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无奈之下,我只好安排了空房间,嘱咐清光明天一早带他们熟悉一下本丸。

第二天,照例睡到了十点,醒来的时候居然是出乎我意料的祥和,爱刀们基本上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佩利抱着两只小老虎,鹤丸站在一堆黑色的影分身里白的发光,卡米尔坐在烛台切光忠旁边吃点心,就是不见雷狮。
清点了第二部队出阵后,我继续在本丸里晃悠,然后在仓库背面的墙拐角听见一声“唔……”声音有点像加州清光。
不对就是清光啊!我猫在墙根探头出去,正看见雷狮一手捏着清光的刀刃,另一只手撑在墙上。捏在刀刃上的那只手隐隐发着电光。
“刀剑,可是导体啊。”
你怎么那么像我物理老师呢雷狮大佬?
清光好像是想抽回刀,大概是给电麻了,张口喘着气,手无力地贴在雷狮胸口。
“看够了吗,那边的杂碎。”
咦咦咦?!好像被发现了!
我只好走出来硬着头皮对雷狮说:“你……不许欺负清光……”话没说完,清光突然奋起撞开雷狮,护在我前面大喊:“主公大人快走,您在这里很危险!”
其实危险的是你啊我的清光,你都触电了好吗!
然而清光无动于衷。
好吧,我走。


而后两天,卡米尔彻底和烛台切混熟了,鹤丸带着佩利和帕洛斯四处搞事,雷狮倒是意外的安分。这可奇怪了,于是我在长谷部过来整理书房的时候问了一句。
哦,听说和加州清光相看两厌,在手合场打了三天。
我有点儿不放心,就准备去手合场看一下情况。

我这一脚还没踏进去,就看见雷狮把加州清光按在地上,吓得我立马抽回身子,蹲在地上给了自己一拳。叫你这两天看本子,这脑洞都成什么样了,不像话。
蹲了一会,没听见里边有什么动静,我忍不住探头瞅了一眼。
嗯。
没看错。
雷狮按着加州清光,轻声说着些什么,清光把头转向一边,我听见雷狮压低嗓音轻笑一声,头埋进了清光的颈窝里,然后……
“大将。”
看的太认真,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药研。我吓了一跳,“嗷”一嗓子蹦出去了。加州清光猛地翻开雷狮坐起来用不知所措的眼神看着我,而雷狮则是一脸不爽。
“啊……你们好好打,我我我走了!”我一把拽起药研,撒丫子就跑。

一路冲回屋里甩上门,我喘了两口粗气,扭头和药研四目相对,两脸懵逼。
我:“药研你先出去吧,我缓缓。”
药研点点头,走了。

我一个人坐在地上,脑子里思绪乱舞,画面纷飞,最终汇成一句话:

雷狮你怕不是对我的清光有意思哦。

可惜清光不喜欢你。

看大佬吃瘪真有意思。



结果今天下午,我宣布第一部队出阵后,雷狮突然拉开了我的房门。
当时我正北京瘫在懒人沙发上看动漫,瞅见扛着锤子的雷狮吓得一个托马斯回旋弹起来。然而雷狮好像没看见我犯傻。
“我要跟第一部队出阵。”

我又一次懵逼了。

大佬你可别想一出是一出啊,跟部队出阵算什么玩意。

雷狮用冷静且认真的眼神威胁着我:
“我要跟第一部队出阵。”

“……行吧。”我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雷狮大佬的淫威之下。见到雷狮跟队,清光立刻一脸嫌弃。对不住了爱刀们我不敢拒绝啊……

一道光柱直指天空,第一部队走了。我跑回屋里,掏出终端。
政府的东西真不错。

光屏上显示着第一部队的出阵情况,一切正常。我不放心,多观察了一会,刀剑没有异常,雷狮意外的在规规矩矩地打溯行军。
我又盯了一会,感觉真的没出状况,就放心看动漫去了。

结果这就出事了。

中伤警报响了。加州清光和小夜左文字中伤。

我赶紧冲动光屏前,发现敌刀数量明显不对,还有一队搅混水的检非。
应该立刻遣返!
我飞快的操作着系统。
时间段……锁定。

年代……锁定。

位置……锁定。

传送范围……锁定。

我的手指悬在了遣返键上方,迟迟不敢按下。不行,现在还在交战中,溯行军会一起被传送进本丸的!
只能等这一战结束了。
屏幕上,所有敌方形成了一个混乱的包围圈,圈中正是两把中伤刀剑,最内侧的一把太刀高举着手臂向小夜砍去。清光扭头提起小夜,把他扔出圈外,自己挨下了这一刀。

终端上,加州清光的重伤警报响了。

我急了,手指直接就按了下去。
结果在我按下按钮的前一刻,原本在圈外的雷狮突然像疯了一样挥起锤子,硬是杀开一条路,冲进去抱住清光歪倒的身子,锤子高举,面部表情异常扭曲地喊了什么。可惜政府终端只能传递画面,我无法知道他在说什么。
霎时间,天空聚起乌云,极亮的电光一道接一道地劈下来,形成一座密不透风的牢笼,即使隔着时间的屏障,杀意和压迫感也毫无保留地向我袭来。压得我也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咽了口唾沫,紧盯屏幕,内心无限慌张。
渐渐的,电光黯淡下去了,敌人倒了一地,正中央站着的是看不清表情的雷狮。
好强,这是雷狮。
想法一闪而过,我按下了遣返键。

庭院里,一道光柱闪过,我没管自己已经被冷汗浸透的全身,飞奔出去接过全身是血清光,同时呼唤着长谷部来拿小夜。接清光的时候,我看见雷狮的眼睛里闪着什么东西,没时间想别的了,清光必须马上手入。长谷部关上手入室大门的时候,我眼角似乎扫到了门口有雷狮的身影。
这次真是多亏他了。

手入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其他刀剑应该都睡了,先委屈你们睡在手入室吧。我拉开门,一脚踩在雷狮的头巾上。
我吓得一蹦哒,才看见雷狮坐在手入室门口,不知道我出来前睡着没有。雷狮放出雷电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我又后退了两步。
“加州清光。”他慢慢站起来,眯着眼睛“他怎么样了?”
我提着气:“没有大碍了,只需要休息就可以了。”
雷狮点点头,又冲里抬了抬下巴:“就睡这里?”
“……我搬不动……”
雷狮闻言,走进去抱起清光:“带路。”
我赶紧抱起小夜,走在雷狮前面。

伤患单独睡一间,我用脚踢下放在柜子里的两床被褥,示意雷狮把清光放上去。我放下小夜,余光看见雷狮细心地给清光摆好姿势,掖上被角。
出门以后,雷狮看都没看我一眼,转身走了。

回到房间,我打了一个喷嚏,感冒了。原因就是那一身冷汗。
呸,我心想,怎么这就病了。
烧得挺厉害,把长谷部急坏了,闹得我连着好几天都没能出门。
这几天里,听说小夜先于清光一天醒过来,两人现在已经全好了。
并且雷狮,据小夜说,变本加厉地惹清光生气,貌似还看到了清光裸体,感觉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僵了。
啧啧啧,撩清光失败了啊雷狮。


感冒好利落的那天早上,我切换了春庭景趣,拉开门,满足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享受照在身上的暖阳。出去走走吧。
莺丸和三日月坐在走廊上喝茶,粟田口家其乐融融,石切丸在祈祷,长谷部已经做起了早操。我一一跟他们打了招呼,打算去万叶樱那里看看。
走在山坡上,我远远地看见树下有人,稍微走近了一点,居然是雷狮和加州清光。

微风吹下了树上的花瓣,粉色的樱花打着旋围绕在拥吻的两个人身侧,穿透了树叶的细小光斑照在两人身上,美得有些不真实。两人都闭着眼睛,雷狮按着清光的腰和后脑,清光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环着雷狮的肩膀,很幸福的模样。


但是……

靠。

清光你不是跟雷狮相看两厌的吗。

怎么冒起粉红泡泡了哦。

两个人好像没注意到我,唇轻轻分开了一下,又贴上去了。


……


得,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