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门冬

基本不挑食
更新和cp随缘

【子分金】都是太阳惹的祸

罗维诺(黑塔利亚)x金(凹凸世界)
现代pa
实际攻受无差

我的文笔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如果没问题
那么以下

==========================================
     清晨的阳光透过咖啡店的大玻璃窗斜照在地上,留下了大片的金色。店面不算大,只一点阳光就让屋里亮堂堂的。金眯着眼睛,享受着阳光打在身上的感觉,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金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在这条并不算喧闹的街道上,只有金一个人做咖啡、端咖啡也完全忙的过来。他手艺很好,声音明快,长得也是一派阳光的大小伙子样,客人们都挺喜欢他的。
    “叮。”
    “欢迎光临!”金闻声向门口喊。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外国年轻人,身穿米色长风衣,系着一条棕白间隔的长围巾,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脑袋右侧有一根长长的呆毛打着卷。他在靠窗的座位上坐下,于是身上就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光。
    这是今天第一个客人,金赶紧跑过去给人点单。
    “一杯卡布奇诺。”那人说,咬字清楚却带着一股欧洲口音。摘下围巾后能看见年轻人穿在里面的是十分正式的西装。

    “好的请稍等!”
    没过多久,咖啡做好了。金小心翼翼地端给年轻人。
    “谢谢。”年轻人抬头。碧绿的眼睛本就干净得仿佛水洗过一般,阳光照上去,通透的得叫人移不开眼。
    “你眼睛真漂亮!”金脱口而出,他一向心直口快,从不吝惜自己对事物的欣赏。然而这句话好像戳到了年轻人的什么地方一样,他炸了一下,脸立刻红了,眼神闪到一边:“说……说什么啊,真是的。”说着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大口。
    滚烫的咖啡灌进口腔,年轻人条件反射地咽了进去,腾地一下站起来,眼角泛着泪光。
    “哇你没事吧!”金吓了一跳,跑到柜台后面倒了一杯柠檬水递过来。
    年轻人接过来,仰头一大口,然后低下头,皱着眉头,满脸痛苦,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呜哇哇真不好意思!”金看着那人泛红的眼圈不知所措,“啊,这样,要不你先等等,我去买药!”把年轻人按会座位上,金扭头冲了出去。没多一会,攥着一罐喷雾回来了。
    金扶着年轻人身后的椅背:“张嘴,啊——”年轻人捂着嘴剧烈的摇头。“哎呀,没什么好害羞的吧,你得上药啊!”金着急了。年轻人又摇了摇头:“我自己来。”因为口腔烫伤,声音含含糊糊的带着鼻音,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一样。
    “……那好吧,小心点哦。”金撇了撇嘴,蹦到柜台后面。
    年轻人自己喷了药,苦地直咧嘴,一睁眼,面前多了一杯香草奶昔。他疑惑地看了金一眼,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免费送你啦,算是赔罪吧。”对面的人又红了脸,嘟囔了一句“谢谢”,端起奶昔喝了一口。
    金趴在桌子上,一手撑着脸:“我是金,你叫什么呀?”
    年轻人看了看他:“罗维诺·瓦尔加斯。”金眨了眨眼:“听起来不太像英国人呢。”“那当然了,我可是意大利,跟英国那家伙一点都不像。”罗维诺得意地笑了笑。
    英国……那家伙?这是什么意思?金不是很理解,但罗维诺已经开始如数家珍地介绍起意大利,于是金也没有问出口。
    “靠着地中海真是太好啦,空气温暖阳光充足,能种好多番茄。”罗维诺兴奋地扳着手指,神采飞扬,“还有好多可爱的女士!”金想象着罗维诺描述出来的场景,笑道:“那真是很漂亮的地方呢,真希望有机会去看看啊。”
    “对啊,我家可好了,要记得是南意大利哦,保证去了就不想走!”罗维诺说着看了一眼手表,“唔啊!会议要迟到了!”他慌慌张张地付了钱,冲到门口。
    “明天要再来哦罗维!”金挥了挥手朝罗维诺喊道。门口罗维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能看出他耳尖已经红了,“不……不许叫得这么亲密啊混蛋……”
    一回头,罗维诺的围巾还挂在椅子上。

    金一把抓起围巾就朝那个已经跑远了的身影追过去…“罗维!你围巾没拿!”然而一马当先冲在前面的罗维诺好像并没有听见,越跑越远了。金废了吃奶的力气才看到几乎已经只剩一个小点的罗维诺跑进一栋反着银光的大楼。
    “呼……呼……”金喘着粗气,感觉自己肺都要炸了,他敢确定这是他这几年里跑地最快的一回,却还是和罗维诺相差甚远。“这已经不是人类能达到的速度了吧!”金在内心咆哮。
    罗维诺进的这栋大楼是一座不小的办公大厦,里面铺着厚实的地毯,踩在上面的都是一双双的皮鞋、高跟鞋,穿着西服,手提公文包的人神色匆匆地走进电梯,金四处张望,敏锐的在电梯前找到了一个眼熟的背影。
    罗维诺!
    他钻到那个人边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嘿罗维,呃……”金顿住了。
    “ve……”被拍肩的人回头,棕色的头发,向左卷曲的呆毛,金色的眼睛。
    不是罗维诺。
    倒是那人先开了口:“你叫的罗维,是指罗维诺·瓦尔加斯吗?”是和罗维诺很相似的欧洲口音。
    “是。”金回了回神,举起手,“他把围巾忘在我的店里了。”
    “ve~谢谢你,哥哥他总是忘东西。哦,我叫费里西安诺。”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们一会有世界会议,围巾由我带上去吧!”
    世界会议?是为了世界开会吗?金又听到了不能理解的名词。
    他想拉住费里西安诺询问,电梯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金色的短发一丝不苟地向后背,站的笔直,表情严肃。费里西安诺一见他就扑了上去,搂着他的脖子说:“ve~路德你是来接我的吗?”叫路德的男人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你迟到了知道吗!”说罢还是抬手捋了捋费里西安诺的后脑勺。
    看起来路德也是世界会议的成员呢。看他们关系真的很好。

   第二天上午,罗维诺又来了。金刚放下端给客人的两杯咖啡,扭头看见罗维诺进来,原本更倾向于礼貌的微笑瞬间转成咧嘴大笑:“罗维你来啦,等等我哦!”
    罗维诺坐在昨天的座位上,上午的太阳光比早晨强了不少,但也不至于刺眼。
    “一杯卡布奇诺。”罗维诺挥了挥手。
    金在柜台后面比了个“OK”。
    咖啡做的很快,金端过来,顺势坐在了对面,“我还担心你不来了呢。”
    “昨天……谢谢你了。”罗维诺红着脸,看着左边地面。
    “哎呀,没关系啦。我们是朋友嘛。”金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是叫世界会议吧,开得怎么样?”
    “一般般吧,美国还是我行我素,提议什么的根本不听。”罗维诺喝了口咖啡,脸上显出恐怖的表情来,“然后俄罗斯就掏出水管把美国的椅子打散了,好可怕……”
    “是两个人吗?”金突然问。
    “当然了。”
    “那为什么要用美国、俄罗斯来称呼呢?”
    “啊……”罗维诺的表情瞬间僵住了。“呃……世界会议这个称呼是谁告诉你的?”他努力转移话题。
    “你弟弟费里西安诺。”金回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罗维诺,“美国和俄罗斯都是人,这是什么意思?”
    “是……美国人和俄罗斯人啦……”罗维诺回答地有些心虚。
    “哦。”金点了点头,没太相信,“那昨天和费里走在一起的路德先生是哪国人?”
    “什么?我那笨蛋弟弟又和土豆混蛋待在一起了!”金没想到罗维诺突然发了脾气,“那个肌肉发达的家伙到底哪里好了?要我看就不应该让那样的人当国家意识体!天天板着脸,凶得吓人,连家里的女孩子都高大得不像话。”
    金敏锐地抓住了重点,“国家意识体?”
    “……”

    两人面面相觑,沉默了一会,罗维诺叹了口气,“说漏嘴了啊……”他转头环视了一圈,喝咖啡的两个人已经走了,小店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金明白了,哒哒哒跑过去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回来坐下,“好啦,这下不会有别人听见啦。”罗维诺又叹了口气,“算了,就告诉你吧……”

    阳光笼罩的一小片地方里,外国年轻人表情严肃地讲述着什么,对面的少年挺直腰,听得十分认真。光线悄无声息地划过他们的肩头,抚上扑闪的睫毛和不断开合的嘴唇。

    “大概就是这样了。”罗维诺一下泄了劲,抬起眼皮看着金,“有什么感想吗?”
    金努力消化着巨大的信息量,半晌,长舒了一口气,“好厉害!罗维你是南意大利诶。”
    罗维诺没答话,低头抿了一口已经有些凉了的咖啡。金站起来,看着罗维诺的发顶,莫名的有些心疼,一句话脱口而出:“那你会寂寞吗?”
    “还好吧。”罗维诺没有直视金的眼睛,“明天上午我就要回去了。”
    “那明天,你还会来吗?”金发问。
    “嗯,大概八点吧。”罗维诺恢复了平时的坏笑,偏头看了金一眼,“我明天可是要特意来看你的哦,感动坏了吧。”
    “当然感动啦。”金嘿嘿一笑。
    “我还有事要做,先回去了,明天见吧。”罗维诺起身。
    “明天一定要来哦!”金挥了挥手。

    第三天一早,罗维诺如约而至,金为他端上一杯咖啡,挂了“暂停营业”。
    两个人聊了很多,比如哪里的番茄好吃,比如罗马爷爷,比如中国到底多大了,再比如,各国意识体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渐渐从淡淡的暖黄变成耀眼的金黄。在金的眼里,罗维诺渐渐从那个可爱的外国年轻人变成了在无数利益纠葛中行走了数百年的“国家”。
    “当然是……纯粹的利益关系啊。”得到这个答案的金,忽然很想抱抱眼前的人,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你干什么?放……放开!”罗维诺突然被抱住,有些不知所措地想把金推开,结果金抱得更紧了。
    推了两把没推动,罗维诺卸下劲来,想了想,慢慢把金搂住,偏头把脸贴上金的头顶,“就让你撒一次娇好了。”
    搂了好一会儿,金才撒开手,揉了两把自己的脸,吸了吸鼻子。
    “我送你去机场吧。”金说。
    “好。”

    机场门口,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微笑着挥手道别。
    金一直盯着罗维诺的背影,直到完全看不见,然后在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一年后,罗马。

    午后的阳光照在这座颇具风情的城市里,城里的绅士小姐、游客与传教士都受到感染,放松心情享受这一丝暖意。
    罗维诺突然接到了来自金的电话。
    两人自打分开以后虽说一直保持联系,但算上时差和罗维诺的工作时间,实际交流并不是很多。怎么突然打来电话?罗维诺心里非常疑惑,却也迅速地按了接听。
    “ciao!罗维。来一趟罗马机场!*”是金特有的、充满活力的声音,说着意大利语。
    他学意大利语了?发音还不错。罗维诺皱了皱眉,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开心。
    “为什么?”
    “哎呀,你来了就知道了。”罗维诺甚至可以想像出金叉着腰鼓着嘴说话的样子。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罗维诺到达机场门口的时候,接到的是拉着两个巨大行李箱的金。金一见到他,立马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拽起箱子就跑过来。
    金背对着太阳,在罗维诺看来,他本就耀眼的头发被太阳加上了一圈光环,就像是一个天使。

    他是上帝送给我的天使。

    罗维诺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这一年我可是很努力地学习意大利语了哦!我要在罗马开一家咖啡店。”金笑着扑了上来。
    “我来找你了——而且不会想走了。”




*从此句开始两人交流均为意大利语。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