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门冬

基本不挑食
更新和cp随缘

【临榎】你瞎啊(下)

折原临也(无头骑士异闻录)x榎田(博多豚骨拉面)
拉郎注意
宝石失明症设定
欢迎评论批评

如果没问题
那么以下

====================

“刚才我们右后方两排的地方有一个宝石失明症晚期的女孩子,眼睛是灰色的猫眼石哦~旁边坐的是她的男朋友,姿势甜甜蜜蜜地跟咱们一样呢!”榎田手里捧着笔记本电脑,盯着正在开启的屏幕,冷漠地发出一声“哦”。他刚刚和临也去看了一场最近很火的文艺爱情片《灯》。

《灯》的主角是一名普通人家的自闭症男孩,如同其他自闭症孩子一样,他感受不到来自父母的关心,没有朋友。他几乎不曾跟人有过交流,沉浸在只属于自己的孤独世界中,年复一年。后来,他长成少年的那一天,映在他眼眸中的火光燃尽了他的世界。醒来的时候,他躺在病床上,目光呆滞,白炽灯泡照亮房间,过眼之处尽是纯白,内心没有一点波动。

跟他同一间病房的是一名少女,少女没有头发,五官周正清秀,却只能躺在病床上。

“哎,你看的是什么书?”可能是闲的无聊,少女从他住进这里的第一天就兴冲冲地跟他说话,他从没给过任何一点反应,少女也从没恼怒过。

少女是渐冻人,白天要做很多检查,第一丝晨光自窗帘下透出来的时候,护士就会把她抱到轮椅上推出去,直到窗外的墨蓝色中升起明月,才会虚弱地回到床上。

有一天,少女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没有回来,少年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在滋生。少女在快熄灯的时候才被送回来,她精疲力尽地躺在床上,吐出了她每天都要讲的那个问题:“诶,你今天在看什么书?”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少年说。

他突然发现自己只发出了难听的嘶哑的低吼。那场大火夺走了他的父母和他的声音,自闭症的少年第一次迫切地想跟一个人说话,却再也不能发出声音了。

少年非常低落,而少女却笑了,这段时间她还从未这么开心地笑过。“你终于肯跟我说话啦!”少女可爱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不过好可惜,我没听懂。”这抹笑容化作一道圣光,照进少年心里的世界,焦黑的土地发了芽。

后来,少年开始和少女说话。只对她一个人说话,只要护士一来就立刻闭上嘴。仿佛顺理成章一般,两人相爱了,他们在纯白的房间里聊天、读书、看窗外的灯火。少年说着只有一个人能听懂的话,自我封闭的他第一次向别人敞开了心扉,他小心翼翼地捧着自己的心,递出去,然后逐渐化作磐石的少女用自己最柔软的感情包裹了它。

少女的检查时间更长了,她在医院里住了八年,家人早就放弃了她,只留下一大笔住院费,叫她在医院里苟延残喘,现在她终于快不行了。病情加速恶化的她现在几近瘫痪,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她告诉少年,说她想去外面,她不想死在单调的医院里。

于是第二天凌晨,少年偷出一辆轮椅,带着少女离开了医院。外面有高楼大厦,有清晨的薄雾,有衣着光鲜的年轻人,外面有的是病房里不曾有的色彩。少年推着少女,走过公园,穿过街道,阳光逐渐变得明艳,又很快开始西沉。天边只剩最后一道彩霞的时候,少年带着少女来到市里最高建筑的楼顶,夕阳很快消失,夜色降临,城市里却依然明亮,万家灯火在他们脚下铺开,正迎合了天上的星辰,一时间两人如同飞上云端,俯瞰繁华世界。夜空下的微风拂过,仿佛带着星辰的碎屑,星光依旧明亮,照着少女阖上的双眼。

星星带走了这位流光般的少女,电影的最后一幕定格在少年的眼睛上,那双映出万里灯火的眼睛里好像有一个世界,又好像什么也没有。

这是一部比较意识流的电影,虽然是小资制作,但看得出来非常用心,配乐与画面的衔接堪称完美,让最后星辰灯火交融的情景异常震撼。但榎田的重点不在这里,临也的目的观察人类,不过由于影片火爆,场场座无虚席,能够让他们挑选的座位并不多,不过他们还是幸运的买到了两个连座。电影的深层含义榎田没有多想,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身边这个人身上。

开场第一个小高潮的时候,榎田习惯性地看向临也,却发现他没有看荧幕,双眼盯着自己的脸,难得不带任何情绪的眸子带着别样的吸引力。榎田心里一跳,像是有什么东西豁然开朗,仔细一想却又什么也捕捉不到。

“猫眼石啊……”榎田低着头,没来由地勾起了嘴角。

看完电影,天已经暗了,两人就近吃过晚饭,在附近公园里散步。又是一个遍地小情侣的地方,榎田已经锻炼地可以面不改色地从他们身边掠过了。他和临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临也的手臂搭在椅背上,虚虚地环着榎田,榎田手指在键盘上飞舞,整理着一天下来的资料,很零很碎,不知道能看出什么。

    晚风意外地有些凉,榎田搓了搓手,肩膀上被搭上一件外套,毛领的。榎田没有转头,“临也先生 治疗方案其实已经确定了,对吧。”他没有用疑问句。这已经是他们一起调查的第四天了,榎田觉得临也的关注点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但也说不上来究竟是那里。

“……”临也难得沉默了一下,随后又是带着笑意的声音,“差不多了哦。”没等榎田开口询问,就先一步做出回答:“不过还差一点,明天就可以得出结果了吧。”榎田心想你果然是蒙我呢,答案应该早有了,不过一想临也先生不是会玩忘了正事的人,时间也向来卡得很准,想来林宪明不会出事,干脆又开始动手做起旅行攻略。临也想玩,他就陪他玩。

“诶——好冷淡啊小榎田——”
临也歪头靠在榎田身上,榎田无动于衷甚至眼神都没有飘一下。

他们这几天的行动路线都是榎田事先规划好的,以保证能够最大数量的到约会圣地遛弯。临也全程骚话不断,榎田一开始还会有点爆炸,但几天内不间断受到来自这么多各式各样的小情侣的侵害之后,内心已经稳如老狗。

既然还有最后一天,那就陪临也先生好好玩一玩吧。榎田揉了揉愈发模糊的眼睛,保存了新做好的文档。

当天夜里,折原临也打开主卧室的门,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榎田,眼里有说不出的情绪。榎田平时的精明气只有在睡着以后才会收敛起来。他伸手,像是要摸一摸榎田的脸,却停在了不足五厘米的地方,骨节分明的手收回去,掏出一张纸条放在床头柜上。

第二天早晨七点半,从床上坐起来,揉着脑袋瞪着视力日益减弱的双眼,觉得少了什么,转头一想是临也没有照例来掀他的被子。正奇怪着,偏头看见床头上的纸条。

“治疗方法是一个两情相悦的吻。”

这是临也的字迹。

榎田直接就懵了,脑子里像是炸开一样,马场和林只要给他们说通就没问题了,他怎么办啊?找谁啊?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无奈先给马场拨通了电话,说了治愈条件并且强势地要求马场快去亲林宪明。对面马场刚“嗯?”了一声他就挂了电话,衣服都没换就跑去客房找折原临也商量。

房间拉开了大部分窗户,清晨的阳光并不强烈,却还是把房间清清楚楚地分割成了一明一暗两部分。折原临也正坐在阴影里操作什么东西,手指动地飞快,敲击键盘的声音连成一片,微微皱着眉,脸上是不曾有过的表情。榎田推开门的瞬间,临也无缝切换成了平时那种带着狡黠的笑,冲榎田挤了挤眼睛:“小榎田已经看见纸条了吧,现在我们来谈谈我的报酬哦。”

榎田调出他认真搜集过的眼睛照片给临也过目,谁知他只是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就道:“都不是很满意呢。”他看着榎田眨了眨眼,“这种光泽的宝石都太常见啦。”临也说着站起来,直视榎田的双眼,“最漂亮的我才要哦~”尾音带着愉悦的腔调。

榎田早也知道这第一批恐怕不会让临也满意,但也是他精心整理过的,不免有些失望。见临也站起来,他想都没想又把临也按回去了。顺手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准备跟他商量一下自己的治疗问题,可临也已经穿好了外套回头冲他笑了笑:“我要回新宿处理一下工作了,小榎田你继续努力~”他低头,用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压低了声音道:“好好想想,我要的是谁。”

目送折原临也出门,榎田站在客房门口,竟觉得自己一个人住了七年的公寓有些空,脑子里闪过的全是折原临也的身影,眼前仿佛有一个人形的影子,影子哪里都十分模糊,唯有一双红色的眼眸格外清晰明了。

榎田有没来由地觉得,那个影子或许就是他要的人。

“什么啊……”他苦笑一声,
是你啊,临也先生……

他跑进浴室,镜子里的眼睛已经有非常明显的宝石特征了,还未完全成型的血红色宝石晶莹剔透,随着眼球的转动反射着璀璨的光辉,内部好像真的有流动的血。真的很漂亮呢……

榎田用手臂遮住眼睛,非要等人都走了才发现吗。临也先生,怕是早就明白了吧。

……最漂亮的宝石吗?
临也先生对我的评价还真是高啊。

折原临也确实是早就明白,此刻他正在电车的座位上玩着手机,藏着榎田家里的监视器正忠实地把影像传输到临也的手机屏幕上。
“啊呀呀,看来是发现了呢。”他关掉屏幕看着窗户上自己的影子,人类……果然最有趣了。

知道了自己喜欢的是谁,自己前几天种种奇怪的下意识行为就都有了解释。

其实早该发觉的。
但又有什么用呢。

果然我们这种人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榎田这几天过的很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好像临也没来过一样,直到现在。

榎田清晰地感受到视力的严重下降,从视物模糊到只能看见大概的色块只花了三天。第四天,模糊的颜色暗了下去。榎田按亮了手机屏幕。

快捷拨号。
折原临也。

嘟——嘟……

“小榎田?”
“临也先生,你要的宝石准备好了。”
“哦哦终于好了,很厉害嘛!”

滴。
电话那头只剩下忙音。
紧接着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榎田还保持着打电话的动作,向门口转头。虽然已经看不见了,他还是在心里确定了来人正是折原临也。

视力完全被剥夺,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敏锐的听力和触觉。

咚咚咚咚。
是鞋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

嚓……嚓……
是衣料摩擦的声音。

“果然最漂亮了!你的眼睛。”
折原临也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微小的气流划过脸上细小的绒毛,下巴被捏住抬起。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闭上了眼睛但是无所谓了。

临也的气息靠近,嘴唇贴上一片温热柔软的东西。

“报酬我收下了。”

睁眼,世界无比明亮。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