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门冬

基本不挑食
更新和cp随缘

【方王】沙雕小短篇

朋友们我回来了
时隔半年只有一个练手短篇

====================

01.

“方士谦,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我是个沙雕。”

方士谦觉得就算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有点跟不上王杰希的脑回路,我跟你表白呢你告诉我你沙雕?

他心说我还不知道你沙雕了?这大好的天气非得毁这个气氛。

于是他趁着呛这一口气的功夫又好好看了眼王杰希,表情严肃,但耳朵却红透了。很好,方士谦一看就笑了。

害羞了这是。

于是他镇定地点点头,顺着王杰希的话往下接:“我早就知道你沙雕了,这不算什么事儿。”

“你知道了?”

“当然了。”

“那好。”

02.

方士谦表白成功的第二天全战队就知道了。因为方士谦在吃早点的时候突然搂着王杰希响亮地亲了一大口,在他脸上留下了一圈豆浆印,红着脸的王杰希拍桌站起来一把按住了方士谦的脑壳。对,就那么按着,没有然后了。

微草众人表示眼睛要瞎。

03.

王杰希有一个习惯,他喜欢泡澡,一泡最少半个小时。

有一天方士谦好奇,趁着王杰希泡澡偷偷溜进了浴室,结果自认为做的无可挑剔的潜入行动在第一步就失败了。为了不发出声响,方士谦特意把拖鞋踢了,沾了水汽的地砖比平时滑不少,方士谦一脚上去,劈叉了。

出于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疼痛超过一定界限的时候人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的,方士谦有那么几秒间是以标准竖叉和扭曲的脸跟从浴缸里惊起点王杰希相顾无言的,随后撕心裂肺的叫声传遍整个微草宿舍。

04.

“你有病吧。”

王杰希心情复杂地跪在地上,把着方士谦的大腿慢慢往回收,动作已经尽量放轻放慢,但方士谦还是龇牙咧嘴面目狰狞。

“我洗澡你进来一个大岔是啥意思?”

方士谦想跟他怼一句“我才没你那么沙雕。”可这劲儿没缓过来,只能一直摇头。

“队长你这儿出什么事了!”

可能是太着急,邓复升门都没记得敲,毫无预兆地推门闯进来,眼前“香艳”的一幕直接把下文噎了回去。

只见方士谦双腿大张地坐在浴室地上,眼中似有泪光,伸长脖子胡乱摇着头,嘴里吐出诸如“嘶……杰希轻点”的高能语句,而王杰希跪在他两腿之间,一手扶着腿一手按在方士谦大腿根,眼看着就要往不可描述的地方伸过去……

邓复升使出了平生最快的手速关上门,又觉得太尴尬,思索许久之后才缓慢开口,“那个……队长,注意分寸哈,别……别伤着……呃……队友……”断断续续说完两句,邓复升又卡壳了,绞尽脑汁后还是觉得不要再打扰为妙,于是脚步虚浮地离开了门口。

回房关门落锁,邓复升大爆手速在小群里爆料了事情的始末,集体沉默两秒钟后,本来就不正经看八卦的微草队员们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一样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刷屏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某个除正副队长外全员参与度神秘赌局终于有了结果,这一晚,有人欢喜有人忧。

04.

“诶小别多喝点水啊,你看看杰希同志,一天至少八杯水,什么时候你喝得能比他多了我就给你画个锦旗。”方士谦怼着刘小别的鼻子絮叨,王杰希正给维修部门打电话,叫人来检查一下进了鼻血的键盘。

刘小别满脸生无可恋,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好在没多大会维修人员就来了,俩人敬业,一来就直奔刘小别的电脑,把键盘扣出来挨个检查。

“这个没问题,修完不影响灵敏度。就是吧……”维修人员顿了顿,面露难色,“小同志多喝点水啊,血太稠了不好擦。”

刘小别欲哭无泪。

大概是方士谦卷的纸团形状有点不对,刘小别这会听着人说话,忽然感觉到一丝异样,接着表情扭曲起来。

他试图用毅力压下这股生物本能,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对着众人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王杰希一个哆嗦,握住了刘小别的肩膀。

笑意非但没有减少,还愈发的浓了。转眼间,刘小别甩开肩膀上的手,用尽最后的自控力猛地把头甩向没有电子器械的训练室门口。

05.

“阿——嚏!咳咳……噗”

伴着惊天动地的喷嚏,喷雾状的鼻血一口气覆盖了面前一片地方。地上的先不提,喷在训练室玻璃上的就有好大一片,从外边看跟闹了生化危机似的。

两名维修人员目瞪口呆;王杰希保持着抬手姿势跟方士谦频频对视,相顾无言;其他那些队员被震地摘了耳机,伸脖子一瞧,瞬间惊呆。

训练室里一时间鸦雀无声,只有呛到的刘小别自己在不停咳嗽。

“卧槽……”邓复升发出惊叹。

“……卧槽”“靠啊。”“杀人现场!”微草队员纷纷发表意见。

方士谦眼疾手快一把捂住王杰希张开的嘴,并发出了最大的一声“卧槽”。

“那个……王队,”维修人员咽了口口水,“这个……不归我们擦吧?”

王杰希僵硬地点头。

刘小别生无可恋。

06.

车前子今天例行来俱乐部汇报工作,一切如常,中草堂的新生势力正如它的名字一样生生不息。

也如往常一样,他绕了点路,专程路过一下训练室门口。他们有规定不能打扰战队训练,但万一能碰见队员出来休息呢。

说不定还能和自己偶像聊上两句!

车前子心情一好,脚步也跟着快了几分。训练室有一整面半磨砂玻璃墙,车前子转过拐角,正好跟一个前胸沾着斑斑血迹的人打了个照面,他认得这个人,是这个赛季刚晋为正式队员的刘小别。

放在平时,车前子肯定会趁机会跟这些新队员聊聊,给他们打打气顺便再吹一波王队长,但是今天……

一团血雾的玻璃,鲜红的套头衫,微驼的后背,以及一张面如死灰的脸,整个人透出一股难以言喻的诡异。

车前子不想说话,车前子害怕。

07.

微草晚饭后是自由活动时间,有些训练营的小孩会选择出去浪,而真正的微草队员们对这些却兴致不高,齐刷刷地窝宿舍打游戏。

说起来这风气还是王杰希一手带起来的,微草队内人人皆知,打的游戏种类很杂,热门的冷门的、从未来科技到古代架空,没有什么是他涉及不到的,所以被特定题材戳到点的微草小朋友就会心甘情愿地抓走联机。

当然,抓人之前都有方士谦把关,决不能让游戏毁了王队长的威严形象,少女恋爱游戏什么的决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时间久了,微草内部也就形成了一种奇特的交流文化,例如一个老爷们儿搂过另一个老爷们儿的肩膀,明目张胆地发出邀请:“晚上来我宿舍?”,而对方会露出狼狈为奸的微笑并且点头答应,行为好似三两同行即将进入令人血脉喷张场面的开始,事实却是约联机的正直青年。

微草真是一支奇妙的战队。

08.

有一次林杰一时兴起跑回微草,被自己这支面目全非的战队震惊地目瞪口呆,随后心情复杂地发现带头的是他亲自挑选的继承人。

“我说,你这个人……”林杰绞尽脑汁,试图揪出一个合适的词形容王杰希,“还是这么疯啊。”

王杰希微微一点头:“应该的。”

“方士谦你也不管管。”

“管着呢管着呢。”方士谦笑嘻嘻地搭上林杰的肩膀,“都是正面游戏,从未影响过我们杰希的形象。”

林杰死鱼眼,拍上了方士谦搭上的手:“漂亮。”

09.

“Lieutenant!”

“嗯?这是什么。”林杰俯身看向王杰希的屏幕,外国小人正用十分炫酷的手法玩着硬币。

“我新买的游戏,你看……”王杰希开始示范操作,旁边方士谦默契地开始剧情讲解,活生生一对分工明确的游戏主播。

于是,在现任正副队的努力下,微草内部最后一名正经人也被拖下了水。

10.

他们两个都是倔强的人,一但认定了共度一生的人,就会不遗余力地向对方靠近,将对方融入自己的生活。

简单来说,就是两位爷现在遛弯都得走一块,还得绕个远。

毕竟是公众人物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骚动,微草队里基本都专拣人少的小道溜达,方王二人走的地方有个老小区,里边住的基本都是退休人员,鲜少有年轻人住这里,走着放心。

虽说不担心让人认出来,但闲的没事的大爷大妈们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呦呵!两个帅小伙,赶紧凑上去介绍对象,生怕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孩子结不了婚。

“我真有对象了阿姨。”方士谦试图劝走两位大妈,对王杰希投出求助的目光。

王杰希走位是一如既往的风骚,俩人虽然看着是站在一起的,处境却截然不同,王杰希想走迈几步就行,而方士谦就给堵了个正着。

见王杰希一言不发,挑着一边眉毛皮了吧唧地看着他,方士谦就知道他没有队友了。

行,你厉害。嗨呀还跟我卖萌!方士谦在心里咬牙切齿。

11.

“啪叉!”

原先站着某大妈的地方落下来一个玻璃罐子,有惊无险的是,人倒是先一步叫王杰希给扽一边去了。

可罐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炸出来好些碎玻璃片。王杰希立刻捂住了左手背。

那大娘一看碎罐子,本来被扯一跟头的火气立马转向楼上往下探头的小姑娘,一连串的破口大骂,旁边那俩大妈也顾不得方士谦,张牙舞爪地上去帮腔。

只有方士谦注意到了王杰希的小动作,顿时脑子里“轰”的一声,赶紧冲过去想看看伤口。王杰希倒是很淡定,他手捂得死紧,略微眯了眼,对惊恐的方士谦勾了一下嘴角,道:“我没事,先回宿舍。”

12.

锁好门,王杰希终于松了手,左手背上的伤口不太深,可吓人的是伤口中没有一滴血,切面的断口里也不是常人的肉粉色,而是与皮肤相近的黄。

方士谦一时惊地没说出话。

王杰希熟练地翻出钥匙,拉开了床头柜最下一层抽屉,里面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一包包黄沙。

“给我倒杯水来。”他打开一包用过的,抓出来一把沙子,见身边的方士谦没动静,疑惑地抬起头。

“不是,那个……杰希。”方士谦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是?”

王杰希“嗯?”了一声,然后非常自然地抬起抓着沙子的手挥了挥,“沙子啊,修补我身体用的。”

“艹……”方士谦一脸震惊,“你他妈还真是个沙雕啊!啊?”

13.

“你小点声,快给我水。”王杰希一脸嫌弃,“不是早告诉你了吗,嚷嚷什么。”

“我……”方士谦哽了一下,还是听话地倒了杯水。看着王杰希往沙子里倒了点水开始揉,抬手拍了拍自己僵硬地表情,“我以为你是害羞转移话题。”

“我至于吗。”王杰希瞥了他一眼,又加了点水。

“……你别说话,让我缓缓。”方士谦双手插进头发里狠狠揪了两把,然后捂住了脸。

王杰希挺想跟他贫一句,脑袋别揪秃喽,想了想又咽回去了。

14.

“啧。”

直到王杰希填好沙子用毛巾捂了手,方士谦才有了点动静。

“老子是真他妈牛逼啊。”他抓起王杰希另一只完好的手揉了两把,末了,两只魔爪糊脸上毫不留情一顿乱搓。

“老子男朋友可是个沙雕啊。”

“你大爷的骂谁呢。”

“你不是吗?”

“……”

————————————
*序号又名强迫症的死亡。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