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门冬

基本不挑食
更新和cp随缘

【幸蜘】我怕是玩了假游戏(一)

幸运儿x蜘蛛瓦尔莱塔

有杰佣

脑洞源自昨天玩幸运儿的我被一个特别可爱的蜘蛛小哥哥带着破了仨密码机然后放了///

吊气球的时候我挣脱了五次,没有气到把我栓起来了事真是谢谢您了!!!

以下

====================

幸运儿睁眼就发现自己位于圣心医院旁边,不禁缩了缩肩膀。

进入这场游戏已经有不短的一段时间,所谓的“庄园主人”给他们下了命令:每三天内至少进行一次游戏。

这是一场无休止的生存游戏,他必须和另外三个人合作,逃离监管者的追捕。幸运儿回想了一下,这次的队友是园丁小姐、空军小姐和魔术师先生。

说来惭愧,他的队友都是很厉害的人,只有自己什么也不会,还胆小地要命,只能远远地躲开监管者一直跑。他总是能够幸运地逃离,但幸运之神若是真的眷顾他,又为何会让他落入这场游戏?幸运儿不知道答案。

不能拖后腿,就快好了……幸运儿拼命敲打着密码机,身边忽然闪过一个人影,幸运儿抬头,是园丁小姐。

“嘿,你看见奈布了吗?”园丁小姐拎着她的工具箱来帮忙,“这局的监管者不知道是谁呢……快跑!”话音刚落,幸运儿听见身边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嘶声,后背一阵发凉。

幸运儿知道一定是蜘蛛,这位最近新来的监管者工作热情大概非常高涨,一连好几局都碰见他,勤快程度都快赶上杰克先生了。

或许称作“她”比较合适。

蜘蛛不像杰克先生,一边追人一边聊天,她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的,不过被长期作为狩猎目标的幸运儿有幸听过她发出声音,是一种略带沙哑的女声,特点鲜明得让人听过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当然同时特点鲜明的还有蜘蛛小姐吐丝的声音。

两手空空的幸运儿被艾玛推远了些,他立刻想回去救人,但最终还是咬咬牙跑进了板区。虽然很抱歉,但只能委屈伍滋小姐忍一忍了!接连转过两道墙,蜘蛛小姐居然没有追过来,不管怎么样,伍滋小姐有救了!他手忙脚乱地翻了一个箱子。

有了,手电筒!

信心满满的幸运儿解开了捆住园丁的蛛丝,“快走吧!”他说。只见艾玛捂着嘴不停向后退,一手还颤抖地指着幸运儿。

——的身后。

幸运儿回头,正对上蜘蛛那罩着铁面具的脸,吓得腿一软,险些坐在地上。

瓦尔莱塔伸出一只手托住他的后腰,同时微微摆了摆头,“抱歉,吓到你了。”

两人的距离不可避免地拉近了些许,幸运儿已经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全身软得只能靠蜘蛛放在他身后的来支撑。瓦尔莱塔一句话说完后也陷入了沉默,两人在诡异的气氛中僵持了许久,终于由幸运儿操着颤抖的声音打破了平衡,“那个……您……不砍我吗?”

蜘蛛猛地摇了摇头。

“那您……想要干什么?”幸运儿不知怎的平静了一些,他甚至觉得这位蜘蛛小姐有些可爱。

我真是疯了,他想。

下一秒,突如其来的话语打断了幸运儿的思维,“我喜欢你,幸运儿。这是我经过几天观察得出的结论。”说着,瓦尔莱塔摘下了面具,露出一张年轻女性的脸。还是那样略带颗粒性的、令人过耳不忘的女中音,蜘蛛小姐说完还害羞似的扭过头。幸运儿直接傻在原地,连害怕都抛的远远的。

原来前几天一直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盯着不是错觉啊。

不对。

他刚才被蜘蛛小姐告白了!?





在后半场瓦尔莱塔故意放人的情况下,这局游戏以大获全胜告终,在椅子上醒来的各位都在击掌庆祝,并纷纷回房间休息。只有幸运儿一反常态的托腮发呆,碰巧下楼的奈布好像看出了什么端倪,他先是愣了愣,然后半推半赶地把幸运儿弄回房间,锁紧了门。

“……怎么了?”幸运儿不知所措地推了推眼镜,现在的奈布先生和往常的似乎有些不一样。

“你。”奈布咽了咽口水,压低了声音,“谈恋爱了?”

“……啥!?”

“别隐瞒了,我能看出来。”佣兵说,“你肯定是谈恋爱了。”

“我只是被人表白了……”幸运儿一脸你怎么看出来的表情。

“是谁?”佣兵扳过他的脸。

“是瓦尔莱塔小姐。”幸运儿脱口而出,说完他就后悔了,直在心里抽自己耳刮子,怎么说话就是不过脑子呢!

他还记得瓦尔莱塔小姐放自己走前的话,“我是真心的,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叫瓦尔莱塔,幸运儿。”

“蜘蛛瓦尔莱塔?那个新来的监管者?”奈布先生看上去很激动,果然自己不应该告诉他这种事,同伴们知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的。但是瓦尔莱塔小姐的真情表白确实让他动了心,他忽然很想见一见蜘蛛小姐,然后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不对,奈布是怎么知道瓦尔莱塔小姐的名字的?似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佣兵颇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是杰克告诉我的。”

“欢迎成为第二名拥有监管者恋人的求生者。”

评论(1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