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门冬

基本不挑食
更新和cp随缘

【幸蜘】我怕是玩了假游戏(二)

幸运儿x蜘蛛瓦尔莱塔

有杰佣

文短还沙雕

以下

====================

这局游戏奈布先生跟着来了,最近监管者总是杰克和瓦尔莱塔,他说不管是哪一位都有必要见一下。

于是碰到了厂长。

厂长一看见幸运儿二话不说抄起棒子就追,任凭其他三人如何骚扰,厂长依旧死撵幸运儿不动摇。

于是,开场第4分钟,幸运儿光荣负伤并两次上椅。他有点放弃挣扎了,有气无力地试图跟厂长搭话:“瓦尔莱塔小姐什么时候来啊……”他本来没对厂长抱什么回话的希望,谁知厂长一听,麻利地又从椅子上把他解下来了。

“那个,厂长先生……”幸运儿站在地上跟厂长大眼瞪小眼。妈嗨,他心想,现在的监管者都这么放飞自我了吗?

“我叫里奥,瓦尔莱塔在保养蛛腿,这两天来不了。”厂长说着甩了甩棍子。

“那……”幸运儿激动起来,“您能不能帮我带个话?就说我……”话没说完,厂长的棍子正从他面前挥过,给幸运儿吓得一哆嗦,后半句话就这么咽回了肚子里。

厂长把棍子扛到肩上,颇有些凶狠地瞪了他一眼道:“有什么话自己说去!现在的求生者一个个的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下局杰克来。”最后一句话的视线好像不是自己了,幸运儿回头,发现奈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身后。

远处传来大门通电的声音,佣兵潇洒地向厂长比了个OK,表示下局一定来。





长时间的游戏已经让求生者们不再对一次的结果表现出非常激烈的情绪波动,全员逃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醒来看见身边的椅子上都有人还是难免会激动,局势分析什么的先统统靠边站。

不过这次是个例外,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监管者的划水行为。

“监管者那边怎么回事?最近都不见抓人了 。”园丁从椅子上站起来,去后院摆弄着她的盆栽。

“谁知道那群怪物在想什么。”医生惬意地伸了伸懒腰,跟着园丁往外走。

“这样挺好的不是吗?总比从椅子上飞走好多了。”

“一个人待在布置完全吻合却没有其他人的屋子里,那种感觉真的……”医生甩了甩头似是要把恐惧从脑海中清除掉。

“说起来,你们觉不觉得幸运儿和奈布跟监管者有些过于熟悉了。”空军熟练地给信号枪填进子弹。

医生深表同意地点点头,“刚才那局开膛手先生完全没有抓我们,一直跟奈布聊天来着!”

“对对对!前期不见人影,后来一直追着奈布跑地图。我都故意站到旁边去了,他连看都没看过我一眼!我都不好意思向他开枪了。”

“可你还是开了不是吗?”

“你们觉不觉得幸运儿最近也有点奇怪?”园丁放下手里的花,略微拍了拍手,“他话都变少啦。”

“唔,是有点,他好像不怎么害怕监管者了……”空军若有所思。




在幸运儿不知道的地方,女士们正将他的反常行为猜的八九不离十,不过他即使知道了也无法顾及这些,约会回来的佣兵先生跟他说了一个惊人的计划:

“所以说,你们打算联合所有监管者逃离庄园?”他推了下滑到鼻子上的眼镜,“这太疯狂了!”

“我以为我们进行的这个游戏已经足够疯狂了。”佣兵一脸严肃,“况且你也不想在这种无聊的地方浪费一辈子吧?”

“可是监管者那边……”

“杰克告诉过我一些事情——监管者享有的自由程度并不如咱们猜测的那么多,他们也是被迫的。”

幸运儿闻言一愣,佣兵起身在他头顶揉了两把,“你可以再考虑一下,不用急着回答。”

“咔哒”一声,佣兵离开,房间里只有一盏油灯发出黯淡的光芒,幸运儿坐在床边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灯里那点微小却不屈的火光。



门外,关上房门的佣兵先生被三名女士堵了个正着,她们眼中发出诡异的光,齐刷刷地向佣兵比了个大拇指,然后低声说着意义不明的词语和窃笑,勾肩搭背进了同一个房间。

佣兵凭借良好的听力,也只听清了模模糊糊的“恋爱”“小黑屋”之类的,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三人互相搂着脖子和腰,做着对他来说十分刺激的肢体接触拐进房间,觉得自己似乎无意间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虽然与事实有些偏差,但佣兵终于后知后觉地打了个寒战,他平时干了什么不会都被谁看在眼里了吧!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