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门冬

基本不挑食
更新和cp随缘

【临榎】你瞎啊(上)

折原临也(无头骑士异闻录)x榎田(博多豚骨拉面)
拉郎注意
宝石失明症设定
欢迎评论批评

如果没问题
那么以下

=======================

说起来榎田最初要当黑客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作为网络天才的他无意间发现了一名盘踞在新宿情报屋。

那是一名很有个性的情报屋,只要有足够的钱,从军火交易到都市传说,他几乎无所不知,被称为“新宿最恶”的他与“池袋最强”是一对多年的犬猿之仲,明明没有超乎常理的强悍肉体却依然可以和平和岛静雄打的难舍难分,似乎还和东京势力范围极广的最强独色帮Dollars的首领颇有渊源……

总之折原临也是个很厉害的人。

当时还名叫松田千寻的榎田粉上他以后就萌生了做一名情报屋的想法,但他自知身体条件最多只够打打棒球,于是自学起了电脑程序。天赋异禀的他很快学会了编写病毒,甚至是直接入侵。倒也不是想让临也注意他什么的,仅仅是青春期少年不服输的热血罢了。

只不过一般的青春热血少年并不会趁自己父亲选举期间,入侵警视厅还故意不隐藏地址就是了。

然后他就被父亲派来的管家八木先生“暗杀”了。

与父亲决裂后,更名换姓还染了头发的榎田在博多正式成了一名情报贩子。在博多,2%的人口都是杀手的地方,贩卖情报这个工作真是很好赚钱,榎田依靠着已经凌驾于大多数黑客之上的技术在博多混得如鱼得水,生活可以说是平静,但也仅仅是就黑白道互相勾结的暗潮汹涌的博多来说的平静。

然而榎田不甘于这份平静。

情报工作如日中天的他依然粉着折原临也,通过各种渠道暗中调查着他的信息。在发现折原临也以奈仓的假名诱导别人自杀的时候,一直以来安静地做一个小迷弟的中二少年榎田终于忍不住把他电脑黑了。

加密己方信息,破解对方地址,成功躲过一串电脑反入侵病毒,打开标明dollars的文件夹,电脑黑屏。

整个过程用时57分钟,最后两步从开始到结束仅用2秒。

紧接着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清秀的脸,穿着黑色深V领套头衫的人左手托腮撑在桌子上,朝他微笑的同时挥了挥右手。

“哟,很厉害嘛榎田君~”

“诶——不愧是临也先生,这么快就被反击了呢。”

这是榎田第一次跟折原临也说话。

据临也本人说,想要破解他电脑密码的人不计其数,而能破到最后一步的少之又少。一小时之内就能破解到最后一层的,榎田是头一个。

“果然人类最有趣了!再接再厉哦小黑客~”

最后一句话结束,屏幕闪了闪便恢复正常,只是从临也电脑里找出来的资料一扫而空。果然临也先生的黑客技术也是一流的呢。榎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向后靠在宽大的椅背上。他闭了眼,嘴角止不住地上扬,被对方轻易找出来,却意外地没有带来多少遗憾,倒是不知从何而来的兴奋填满了大脑。

不愧是折原临也。

自那以后,榎田空闲时间的娱乐活动就变成了试图破解临也的电脑,然后也一次一次地被临也黑回来,打开摄像头强行聊天,一来二去地两人也就熟了。情报互换对于两个高级情报贩子的好处不言而喻,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的二人心照不宣地给对方减了价。

接到来自警视厅委托的榎田拨通了临也的电话。

“临也先生那里有没有关于宝石失明症的情报呢?”
“有一些哦☆啊啊,爱恋能化作宝石,人类真是非常了不起呢!”
“果然有啊,价格如何?”
“宝石眼睛。”
“诶?”
“因为很有意思呢~两颗能让我满意的宝石眼睛做交换,我为你做这次委托的全程辅助调查,是不是很划算?”
“好的,一言为定。”
能让临也先生满意的宝石啊……榎田打了个哈欠。嘛,慢慢找吧。

当晚,完成了一单大生意的棒球队家庭餐厅里聚餐,大家放松胡扯各种偶像、时装之类的话题。不知是谁提起了盛行于日本的宝石失明症,与生活于平静表象中的学生们不同,大家比较一致地认为比起浪漫,倒是恐怖的成分更多一些,毕竟失明的代价对于这些在刀尖枪口上生活的人实在太过沉重。

一大单生意不光得到了一大笔钱还附带华九会的确切情报,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连榎田和林宪明都被按着灌了几杯酒。榎田自己还好,林宪明显然不胜酒力,面色酡红,身子软软地直往马场身上靠,说的话到还是毫不留情,却带着更多的长音和气音,夹杂着谁也听不明白的中文,失去了往日的气势。

旁边的马场善治一脸宠溺地揉了揉林宪明的头顶,挥手打了招呼,扶起不停揉着眼睛的林宪明回家了。留在桌子上的几人一脸“都懂都懂”的表情,他们俩双向暗恋地不能再明显,偏偏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最开始干着急了一段时间后,其他人现在都是看好戏的心态了。

聚餐没多久就结束了,榎田揉了揉脑袋,觉得看什么都有点虚,眼前闪过各种纷乱的模糊画面。果然还是醉了啊,他闭眼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归于平静,马场和林宪明没有告白,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出现。榎田一个人没日没夜地在网络死角的细枝末节里扣信息,虽然不多,但贵在有用。资料中的个别未流传开的治愈例子成了调查重点,但麻烦的是那些人并没有什么显眼的共同点,他们有大有小,甚至连性取向都不甚相同,完全无法凑出一个比较稳定的定式。

榎田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自己带着血丝的双眼,决定先去小睡一会。结果一觉醒来还是十分疲乏,眼睛泛红,看远处有点模糊,榎田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心里想着要去买
瓶眼药水,一翻身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马场的电话吵醒的,马场呼吸有些急促,声音里带着从未听过的焦急:“林的眼睛不对劲!”

接到电话的榎田立马就清醒了,耳边夹着手机,披上外套就冲了出去。

“林怎么样了!”榎田一把推开门,窗帘拉上了一半,室内光线刚刚好。不大的事务所里只有次郎和佐伯,围在沙发旁,听见推门回了个头。佐伯从沙发边上站起来,面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开口,声音非常低沉:“林好像是得宝石失明症了。”

林宪明斜靠在沙发上,身上披着马场的外套,头深深地低着,额发遮住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马场也一言不发,站在床帘挡住的阴影里。榎田反手关上门,几人都没有说话,房里静得令人窒息。

半晌,马场低声叫次郎陪着林宪明,伸手拉过佐伯和榎田进了卧室。待门关紧,马场有些颓然地靠在门上,点上一支烟,默默地吸着。三人都没有说话,待烟燃完了半根,马场开了口,自胸腔发出的振动异常沉闷,带着显而易见的落寞:“真的是宝石失明症吗?”

佐伯医生点头肯定:“现在是病发初期,眼睛宝石化并不明显,但看透明度和颜色特征,初步判定是黄玉一类。”

“是吗。”马场没什么表示,把烟塞回嘴里又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马场静静地看着烟尾燃烧的地方,细而白的烟气飘出,散在空气里。

“榎田,我需要宝石失明症的资料,越多越好。”卧室十分昏暗,马场的眼睛却一下子亮了起来,眼中各种情绪混杂,却不可思议地显现出极大的坚定,仿佛世界现在崩塌也无法阻止他的想法。

“请帮我找出治好林的方法。”

时间紧迫啊……
榎田抬头滴了点眼药水,刺痛的感觉从眼球表面传来,随后鼻子里出现一丝苦味,刺痛过后是一阵阵清凉。眨了眨眼,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他已经有近一周的时间处在生活作息完全混乱的状态了,合作协议成立后,临也与榎田的通讯逐渐多起来,时不时发来的情报和临也的独到见解对他帮助很大,两人一加一的调查发挥出了远远大于二的结果。但是还不够,警视厅的委托还不足以让他进行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但好友的患病一下拉紧了时间限制。林宪明患病初期表现仅为视力减退,眼睛轻微红肿,由于宝石颜色与林眼睛原本的颜色接近,所以发现比较晚,按照现有情报估计,林宪明眼睛宝石化程度说明他在病发至少五天后才被注意到。

也就是说,距离林宪明失明还有两周。

榎田无法想象林宪明失明后会是什么反应,经常冷静地安抚他的马场如今也非常低落,想必是看着自己捧在心尖上的人对另一个人有如此明显的恋慕,换作是谁都不会高兴得起来。可命运就是这么讽刺,两人已经习惯了未来的生活中有彼此的身影,所以他们并不缺少时间慢慢相处,两人的感情指向非常明确,等他们自己慢慢发掘最后水到渠成未免不是一件好事,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莫名其妙的病症让两人的关系尴尬起来,他们本就不是擅长表达心意的人,林宪明眼睛里的宝石轻松建立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但两人的想法却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地传达给对方了。
这个时候告诉他们真相吗?
他们会不会相信先不说,对着那两个骄傲到骨子里的人,告诉他们,其实你们所有的感情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这病本来可以避免?这样的话其实无异于直接毁掉了他们之间微妙的平衡,马场会怎么做?林会怎么做?
反正绝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榎田决定保持沉默。

所以说,重点果然还是在自己这里啊。榎田活动了一下脖子,看着镜子里自己有些红肿的双眼和明显的黑眼圈,轻笑了一声,似是自言自语:“事件结束以后你们可要好好补偿我啊。”

大量收集到的资料中渐渐出现了指向性,少部分治好宝石失明症的人有一个共同表现:症状并没有恢复期,就像是瞬间恢复如初一般。榎田猜测可能是他们都做了某个特定的行为,或者是接触了某种特殊物质。
是哪一边呢,或许两者都有?

榎田把猜想打包发给临也,去浴室冲了把脸。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榎田向前欠身,两手撑在洗脸池边上,指尖因为用力而泛白整个人有些颤抖,但他注意不到这些,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镜子里自己的影像上:一张惊讶的脸上还有水迹,眼睛瞪大,整个角膜似乎覆盖了一层不太明显的红色角质层。

宝石失明症。

怎么回事?榎田几度张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末了,他咽了咽口水,脸都没顾得上擦一下,跌跌撞撞地走回卧室,坐回熟悉的椅子上。脑子里都是轰隆隆的声响,纷杂的问题同时涌来,他按了按胀痛的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试图梳理杂乱的线索,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敲击键盘的咔咔声。此时的时间仿佛静止了,又似乎流逝地很快,最终,一个最大的问题浮出水面:他不知道是谁使他得了宝石失明症。

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暗恋谁。

哪个无孔不入的偶像?不可能。
自己身边的人?……他们哪点吸引我了。
他想了很久,却并不能找出那个哪怕有一丝一毫可能让他喜欢上的人。没有线索,没有痕迹,可以说是最坏的结果了。

门铃声将榎田从沉思中带出来,保持着混迹于黑道的良好警惕性,榎田家门上的猫眼早就用黑色胶布封死了,他随手按了两下键盘,连接上了门口的摄像头。出现在画面上的是一个熟悉的人。
折原临也。

榎田一怔,走出去打开房门,门口穿着万年不变毛领黑外套的折原临也对着榎田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哟,小榎田~我来看你了!”说着把金色的小蘑菇揉成了一个海胆。

对于临也的突然来访,榎田着实吓了一跳,同时也没有忽视心里小小的兴奋,会是临也先生吗?榎田思考了一下,估摸着更像是一种粉丝突然见了偶像的心态,心情有些波动是难免的。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思考,就被临也一把拽出家门。

榎田现在坐在一家口碑不错的西餐厅里听临也说话,临也刚才不由分说就把他拉到这里来,临也说有话要告诉他,结果现在只是跟他在餐厅里闲扯。

榎田百无聊赖地戳着没动过几口的金枪鱼沙拉,抬眼看着卷意面的临也,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临也先生,你不是说有消息要告诉我吗。”
“啊对对。”临也放下叉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把头伸过来。”
榎田伸过脑袋,看见临也也探过头,两张脸靠的极近,能够清晰地数出对方的睫毛,临也猩红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绪。
临也先生的睫毛很长呢……榎田不禁放缓了呼吸。临也眯了眯眼睛,嘴唇微张:“我找到治疗宝石失明症的关键线索了。”

榎田呼吸一滞,顿时连睫毛都忘记看了,他猛地按住桌子,压低的声线带着兴奋的颤抖:“你找到了!”

临也似乎很满意榎田的反应,满脸笑容:“对哦。已经在新宿和池袋找到治疗方法了,我来博多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做最后一次验证。”他歪了歪头,“不出意外的话,明确的治疗方案就可以确定了。”

他用食指敲了敲桌子,“来辅助我调查吧。”

评论(11)

热度(89)